年少(散文)—吳冰雪
來源:重慶市機電工程技術學校   編輯:admin    日期:2011-11-21    瀏覽: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年少是一場夢境,是一個精致的幻覺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題記

 

       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小空間,誰也不例外,而在我看來,年少應該開始於春天吧,它在春天裏快速地成長,脫變,就如同植物一樣迅速拔節,便隨著空氣裏麵的溫暖的陽光氣味,

 

    年少的天空沉默高遠,偶爾有雲經過,但卻不時投下忽明忽暗的陰影,年少的生活永遠是多姿多彩,五彩斑斕的大地留下了年少的痕跡,年少的原野永遠都是充滿著希望的萌發,風溫柔地吹拂而過形成起厭的波浪。而那些年少的孩子啊,就固執地站在那些流年裏麵,任憑著歲月的風吹雨打在心底留下了深淺不一的痕跡,那些痕跡或許就叫做閱曆或許又叫做感傷。

 

    年少的大地一望無際,四處連接著五彩的霞衣,年少結束在喧鬧的夏天。烙熱的陽光不再溫順,不再那麼的柔和,就連年少也開始變得撐差不齊,年少是一個有著微笑的孩子,安靜乖巧,它有著清澈的眼睛和柔和的肢體,它就在你流水的生命裏奔流不息,若隱若現,一不留神卻不見了。於是,就有人選擇將它們記錄下來,用文字用錄像,用所有留得住青春年少的方法,記錄著彼此或者自己的昨天,但年少卻固執地走了,一去不回,沒有誰能改變逝去的昨天,就好比,一場遊戲,遊戲過後,有人留下來,有人淘汰……

 

    世界不是一個造幣的模子,年少也不會擁有相同的麵值,我們站在綠蔭下麵看著年少一點點留逝,一點點流逝在烙熱的夏日裏麵。

 

    在流進爍石的六月,在單純的人,也無法叫自己孩子,還記得那年六月,我們畢業了,留開了,落淚了,走了過了六月,所有的夢想都愈發清晰,都試圖打造自己,薄弱蟬翼的,幸福,而今,那年的夢想破碎了,理想的未來不在了,幸福原本該牢牢的握住,而今,我卻張開手心,對年少揮揮手,作別西天烙熱得雲彩。

 

    多年以後的我,還會不會想起當年的情景,還記得那年夕陽紅,那次晚鍾還深深記得那一年,年少離開時,我曾含著熱淚對所有同胞們,說了聲“我愛你,再見”

 

        再次的夕陽紅,再次的晚鍾,最終終究是一個夢境而已,夢醒了,醒了夢。